此网站为墨鱼部落格模板演示网站,此处文字请后台修改!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故事> 正文

美媒深度分析:特朗普惯于忽悠和恐吓,但是病毒并不吃这一套

美国著名媒体纽约时报长文分析了为何在这场病毒大流行面前,特朗普表现的如此奇怪。

在2016年竞选总统期间,特朗普总统的顾问们曾短暂地试图向他解释,如果他获胜,他将如何应对一场大规模灾难。例如,在卡特里娜飓风期间,他会怎么做?

据在场的一名竞选官员透露,特朗普肯定地回答说,“我本来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的。”他指的是政府在救援和恢复工作上的失误,“我会想出一个更好的方案。“

到底应该如何做?他没有说。他只是坚称,这样做会更好,顾问们也没有催促他详细说明。

特朗普对危机并不陌生。他一生都在与破产作斗争,躲避债权人,逃避税务人员,为诉讼辩护,转移监管机构的注意力,欺骗记者,与分居的妻子斗智斗智,至少按照他的定义,他通常都是赢家。

但这些都是他自己创造的危机,涉及到他知道如何对付的人类对手。他在商业、娱乐和多段婚姻方面的背景,并没有让他对目前威胁美国人民健康和财富的冠状病毒大流行做好准备。

特朗普在最近几周的表现有非常明显的特征,民主党和一些共和党人都有相同的看法,因为太突出了,比如急切的需要得到对他个人的赞美,倾向于责怪别人,缺乏人类的同情心,在历史问题上胡说八道的嗜好,漠视专业知识,歪曲事实,对批评意见显得气量狭小。

多年来,很多人一直怀疑他是否有能力处理威胁国家的真正危机,现在大家都看到了。

特朗普的传记作者迈克尔·德安东尼奥说:“当他面临问题时,他会设法提前作弊或修正结果,这样他就可以编造一个故事,证明自己是赢家。”

当一切都是关于与其他名人的不和、商业评级或酒店品牌的竞争时,他可以这么做,没有人会在意然后真的去核实,威吓和吹嘘总是能起作用。

达安托尼奥先生说,“我认为,无情的数据,而不是人类所遭受的痛苦,才是迫使他做出改变的办法。”

只有在病毒传染的预测变得更加可怕、市场开始下跌之后,特朗普才改变了语气,似乎更严肃地对待这种威胁,最终采取了一套更激进的政策,迫使美国人在试图减轻经济损失的同时远离彼此。

一些公众似乎已经做出了回应。美国广播公司和益普索调查机构于上周五公布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55%的美国人对特朗普处理危机的方式表示赞同,高于前一周的43%。另一项与益普索联合进行的路透调查显示,他处理疫情的支持率从几周前的38%升至48%,而《经济学人》和YouGov的调查显示,支持率的增幅较小,从41%升至45%。

但是,即使特朗普似乎更认真地对待危机,他仍继续发表与政府自己的公共卫生专家相抵触的言论,并与记者争吵不休,声称他知道更了解冠状病毒即将大流行,迫不及待地表扬了自己应对疫情危机的方式,即使是他不久前还在淡化危机。

“我们在这方面做得很出色”,他有一天说。

他还说,就连民主党州长也表示同意这一点,“我的意思是,他们说我们做得很好。”

第二天,当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的彼得·亚历山大问他,承诺立即提供一种未经证实的药物,是否给美国人带来了“虚假的希望”时,他变得很生气。特朗普表示,他不同意这一点。

“只是一种感觉”,他说,“你知道,我是个聪明人。我感觉很好。”

亚历山大开始问下一个问题,他问特朗普会对那些在家里观看新闻而且感到害怕的美国人说什么。

大多数总统都会利用这个机会说一些让人安心的话。但特朗普仍然怒气冲冲地说:“我说你是个糟糕的记者。我就是这么说的。”

在稍后的新闻发布会上,美国公共广播公司“新闻一小时”节目的亚米切·阿尔辛多问道,什么时候每个需要进行冠状病毒检测的人都能得到检测,就像他两周前宣称的那样,每个人都能得到。

“除了你,没有人在谈论这件事,这并不让我感到意外”,特朗普轻蔑地说。他被问到,那些有症状却无法检测的人怎么办。

“我没听见,”他回答。

白宫拒绝任何批评总统的言论。 “这个伟大的国家面临着史无前例的危机,而民主党人和媒体无耻地试图通过协调一致的,无情的,有偏见的政治攻击来摧毁这位正与疫情做斗争的总统,而特朗普总统则通过有远见的历史性的行动来直面这场危机。”

白宫发言人霍根·吉德利在一份声明中说:“特朗普总统采取行动保护美国人民的健康,财富和福祉。”

特朗普在1月底采取行动,限制国际旅行。但他数周以来一直拒绝采取更强硬的行动。尽管州长、市长和企业自行决定限制大型集会,并最终关闭学校、餐馆和工作场所,但总统起初并未就是否采取此类行动提供指导。

他一再以歪曲事实的方式来回应疫情:比如承诺疫苗的上市会“很快”,实际上需要至少一年的时间;他坚持认为随时都可以进行病毒测试,与此同时美国人却发现想被测试是非常困难的;他吹嘘已经有成百上千万的口罩储备,但是现实是医护人员不得不使用自制的口罩; 数周之内消除这种威胁这种虚假的承诺,结果是让本来可以更早采取措施的美国人失去了警惕。

在官员们努力应对艰难的政策选择之际,特朗普在流感大流行问题上的自我保护已经成为白宫内部的一个核心麻烦。助手们早就明白,特朗普需要听到对他的决定的支持,最好是用“最”来描述。由于他经常事后怀疑自己,逼得顾问们要求盟友告诉他,他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或者去福克斯新闻说明这一点,因为没准他可能正在观看。

据知情人士透露,过去一周,特朗普面临着越来越严酷和昂贵的行动选项,他的女婿、高级顾问贾里德·库什纳试图用新闻报道或其他官员的一点赞扬,像哄孩子一样,作为激励手段,诱使特朗普采取行动。

官员们已经了解到,总统渴望不断的奉承,他们在每天的电视简报会上提供这些马屁。副总统迈克·彭斯强调每天都要重复这句话,有时甚至在一次简报中重复,“先生,总统先生,从一开始,你就采取了果断的行动。”

其他顾问也纷纷效仿。“谢谢你,总统先生,谢谢你今天召集公共卫生专家,谢谢你在保障美国安全方面的强大领导”,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部长阿扎一度对他说。

“我想感谢您在此次冠状病毒爆发期间的领导”,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局长哈恩(博士在另一次会议上对特朗普说。

就连以“实事求是”风格著称的资深传染病专家福奇博士,有时也会加入到对总统的赞美中,一度提到了特朗普“积极主动、向前倾、咄咄逼人,试图保持领先”的做法,虽然福奇博士毫不犹豫地纠正了总统在事实上的偏差。他这么做是出于礼貌,谨慎地保持自己在政治团队中的生存能力。

不过,很多人注意到,当特朗普称他的外交官为“深度国务院”(Deep State Department)时,他把手放在脸上,似乎难以置信。

纽约州共和党众议员金(表示,特朗普对病毒的处理受到了不公正的批评,“媒体实际上忽视了总统动员联邦政府、工业企业以及科学界和医学界的巨大努力。“

金表示,特朗普正在与民主党人合作,但新闻媒体“更愿意详细报道政府在检测问题上的不足之处,以及口罩和呼吸器的库存缺乏。”

不过,他说特朗普“太容易上当了”。

对于那些与特朗普打过交道或在他成为总统之前研究过他的人来说,这些都不足为奇。在房地产领域,他发现自己可以通过蒙骗监管者、恐吓银行家和哄骗小的回报来克服危机。

当银行追讨他的逾期贷款时,他进行了反击,辩称不让他出局是为了他们的利益;当承包商要求得到报酬时,他找出他们工作的问题并拒绝了,这导致了3500多起诉讼;当他的前两次婚姻破裂时,他对他的妻子采取了一种无赖的态度,向纽约的八卦专栏作家泄露消息,即使这意味着他的孩子们会看到丑陋的离婚场面在公众面前上演。

大西洋城特朗普广场酒店和赌场前总裁杰克·奥唐奈说:“他的典型做法是虚张声势、造假、否认。

1990年,特朗普准备在大西洋城开设特朗普泰姬陵时,遇到了政府方面的的麻烦,“他告诉他们,我是运营方面的专家,我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奥唐纳回忆说,”他们就信了他。我目瞪口呆。他完全是在忽悠他们。”

对特朗普来说,他的大部分危机都与文件和钱有关,与人无关。

这位自称“债务之王”的人对待还贷几乎就像对待可选的一样,并把它当作永不放弃的箴言。“我认为这是银行的问题,不是我的”,他在自己的一本书中写道,“我他妈的在乎什么?实际上我告诉过一家银行,我告诉过你,你不应该把那笔钱借给我。”

在特朗普担任总统之前,或许只有一次人员伤亡真正以人的方式对他造成了冲击,那就是他的三名高管在飞往大西洋城(的一次直升机坠毁事故中丧生。他似乎真的受到了震动,去看望寡妇们,分担她们的悲痛。

奥唐纳说,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这是别人第一次从他的声音里听到恐惧,第一次看到他的同理心,看到了他的情感,因为他意识到了人类生命的损失。

即便如此,特朗普还是忍不住把自己融入了这个故事,错误地暗示自己差点登上直升机。几个月后,随着泰姬酒店项目的失败,特朗普开始公开把问题归咎于这些死去的高管。在危机中,“他总是更专注于该责怪谁,而不是解决问题”,奥唐奈说,他厌恶地辞职离开了特朗普。

特朗普也没有对那些在他的赌场破产时失去工作的工人表现出多少同情。相反,当被问及他在大西洋城失败的冒险时,他强调自己能够毫发无损地逃脱。他曾告诉《纽约时报》,“我从那里拿到的钱多得令人难以置信。”

与当前的危机形势最相似的,可能是2001年9月11日恐怖袭击,这是另一个全美国的创伤。

特朗普试图让自己成为新闻报道的主角,在那天的电话采访中,他告诉一位采访者,随着世贸中心被毁,他现在拥有了纽约市最高的建筑,问题是这种说法压根就是假的。他还说,他花了大量时间在现场周围,试图帮助清理工作,但这一说法从未得到证实。

当时机场已经关闭,特朗普被要求提供自己的私人飞机,搭载当时的朱利安尼市长和乔治·e·帕塔基州长前往华盛顿,参加·布什向国会发表的演讲。特朗普同意了,但作为交换,他请求得到许可,在其他人被禁止时从华盛顿前往另一个目的地。

按照特朗普自己的说法,他从未想过自己会面临一场流行病,一种并不害怕恐吓的隐形杀手。“以前每一次,他面对的都是一个人或一群人”,特朗普家族传记的作者格温达·布莱尔说:“很明显冠状病毒不是人,你欺负不了冠状病毒”。

因此,特朗普最近在描述一场需要战胜“外国敌人”的战争时,是在寻找一种他熟悉的动态,把病毒拟人化,把它当做一个需要打败的对手,把它框定为他知道如何应对的那种危机。他试图把它变成一种赢输的局面。格温达·布莱尔说:”他就是这样看待这个世界的,只有他自己是成功者,还有被他打败的人。他试图让冠状病毒成为输家,而自己成为赢家。”

灾祸不断!美国发生席卷1600多公里大风暴,伴随龙卷风暴风雪

美国建国243年以来首次:纽约州疫情严重,被认定为“重大灾区”

纽约痛苦抗疫:医护重复使用口罩,病人死在地板上,大批青年感染

惊喜!地质学家发现27亿年前地壳碎片,上面覆盖大量钻石

猜你喜欢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服务热线

4001-123-456

功能和特性

价格和优惠

获取内部资料

微信服务号